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张益修:收藏艺术品,重质不重量

2022-08-27 22:27:13 704

摘要:让-米歇尔·巴斯奎特《无题》,亚克力、喷漆、油画棒、纸本拼贴、画布,122×142.2cm,1981年,估价待询回到2012年,彼时的保利香港拍卖正紧锣密鼓地筹备,并于该年深秋首次举槌。在接下来的岁月中,这家拍卖行逐渐在艺术市场内叱咤风云,...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无题》,亚克力、喷漆、油画棒、纸本拼贴、画布,122×142.2cm,1981年,估价待询

回到2012年,彼时的保利香港拍卖正紧锣密鼓地筹备,并于该年深秋首次举槌。在接下来的岁月中,这家拍卖行逐渐在艺术市场内叱咤风云,成为亚太地区最具活力的领军拍卖公司之一。7月9日-14日,以“传承·多元·突破”为题,保利香港将举办十周年拍卖会来纪念这一里程碑式的节点。

保利香港拍卖总经理张益修

「 谈共同的困境

BAZAAR:十周年对于保利香港是很重要的节点,但今年各家拍卖行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你这边近来如何?

张益修:区域性征件的困难度的确上升,这无可避免。另外,疫情后我们都无法亲身去了解各地区市场的发展状况,这是亚洲拍卖行面临的较大困境。但即便欧美地区基本恢复正常,大家对全球经济的发展趋势相比以前也更保守,藏家出价会很谨慎。并且这两年来,市场真的改变很多。2018年出来的藏家到2020年基本已经换了一波,再到现在又换了。以过往从业经验来看,市场变化速度极快。

曾梵志《我们系列·自画像》,油彩画布,250×174cm,2002年,估价:750万-1000万港元

BAZAAR:征集的作品运不到、藏家来不了现场,拍卖的两大最重要因素都受到负面影响,这是你近年来最难的一年吧?

张益修:是的,今年实在太难,美国缩表、利率调升和国际局势都影响到了艺术市场的表现。但无论怎样,艺术界最终还是“打赢仗”的人能出来。像这一季的纽约拍卖总金额其实就没有掉很多。艺术市场有其特殊性——作品的唯一性很高,这是造就艺术市场几十年不败的原因。

BAZAAR:是的,纽约市场顶住了压力。但也有观点认为他们这一季还是受到了经济方面的影响,否则可以卖得更好。

张益修:我同意。如果藏家能够见到实物,或是市场更为乐观时,我相信价钱会推得更高。我的建议一直是谨慎、乐观。如今的情况,我觉得真是重质不重量,好作品确实能吸引市场注意。像以往不那么精彩的作品但定价很高,今年就很难得到反馈了。

BAZAAR:就你了解,以当下的市场行情,藏家愿意释出作品的意愿强烈吗?

张益修:有些藏家的意愿度一定会降低。以往我们收件会有非常多选择,这两季越来越明显——一些藏家的计划会随市场波动进行调整,所以当下作品量的萎缩是可预见的,大家确实希望在更明朗时再把作品交给拍卖公司上拍。

让-米歇尔·巴斯奎特《Logo》,亚克力、油画棒、丝网印刷、画布,152×122cm,1984年,估价:1100万-2200万港元

BAZAAR:画廊与你们的直接合作多吗?你会期待这种合作吗?

张益修:作为二级市场,我们会关注当下火热的艺术家。直接跟画廊合作可能在西方拍卖行中较多,他们在拍卖、画廊和藏家间会有一个系统存在。可以观察到那些西方很年轻、很火的艺术家,如果不是有画廊或机构进行操作,作品不会那么集中地出现在二级市场

「 谈私洽与市场重点

BAZAAR:你刚刚说到现在征件困难、藏家谨慎,那私洽版块表现如何?

张益修:相比拍卖,现在私洽更容易促成交易,甚至有时藏家出价比拍场还高拿经典大师作品举例,我们的交易额确实很大。我不仅看到了新晋藏家的活力,资深藏家也很明确:过去没有争取到的作品现在反而是入手的好时机自2021年初到今年三四月份,我们一直维持着热络的私洽交易。当然,近两个月因为各种原因,市场信心会有一点动摇。

BAZAAR:市场上也有很多独立艺术顾问,相比起来你们的优势是什么?

张益修:我认为这是平台给予的信任问题如果以个人名义去做生意,我相信不会这样活络。比如对于作品真伪的保证,以及让客人汇大额资金给个人,很多人是有顾虑的,但汇给保利香港就有保障。并且拍卖跟一级市场不同,一级市场的区域性窄,而我们更容易通过平台认识实力很强的藏家,在私洽生意上会比一级市场好做。

BAZAAR公司发展这十年,哪个版块贡献的利润最高?

张益修:总体来讲,还是油画增长最明确。我们的现当代部门十年来份额不断增长。并且对于新藏家来说,还是当代艺术比较好理解。

亚德里安·格尼《无眼帘》,油彩画布,180.4×149.8cm,2016-2018年,估价待询

奈良美智《星星》,亚克力画布,44×45cm,2012年,估价:550万-850万港元

BAZAAR:看来当代艺术还是趋势。除了20世纪及当代,其他哪个部门的增长率比较明显?

张益修:如果仅说价格,酒和腕表的涨幅都比较大。但我们作为亚洲拍卖行,其实较难与西方拍卖行抗衡,这些领域是欧美的传统优势。即便这一部分有很大增长,但亚洲藏家买表或珠宝还是自用较多,还没有发展到像是酒庄或百年品牌累积的资源。虽然看到价格增长,但部门大幅度增长比较难看到。

BAZAAR:现当代版块是必争之地。

张益修:是的,市场需要时间去印证。现在最红的作品未来不一定最主流,大家需要共同静下心思考自己在收藏上希望寻求的位置。比如元宇宙热时,NFT跟着水涨船高,很多人抱有很大期待,但能否成为新艺术的开端还需要时间。

「 新藏家与“快时尚”

BAZAAR:忽然想到,大概五年前咱俩在香港聊天时谈到“拿出5000万,是买八大山人还是常玉”?当时咱俩一致选前者。但过了这么多年,大多数藏家还是不买八大,甚至转向更年轻的潮流版块了,这很有趣。

张益修:市场确实在快速变动中,以往的收藏经验或判断需要与时俱进地做调整但八大还是八大,张大千还是张大千,他们的学术性与地位没有变,只是市场的热钱往哪里流而已,且很多新藏家会更希望其收藏有国际流通性。

说句公道话,我认为这只是一个过程。近期不是成交了一件三亿元的张大千吗?顶级与否是主观意见,但至少是近期令人觉得特殊的作品,它也拍出了好价钱。其实只要有好作品出来,藏家都会关注。我仍觉得这一部分还是有很大、很稳的市场。现在很多新晋藏家的购买行为与过去有很大差异,可能需要用十年为单位来回顾才比较公平。

赵无极《23.6.66》,油彩画布,81×65cm,1966年,估价:1000万-1500万港元

BAZAAR:年轻艺术家这两年涨势喜人,保利香港会想要引领品位、挑选当下还未被关注的作品吗?

张益修:我们都会关注,但我快三年没回内地了,只有去亲自看这些艺术家或跟画廊、藏家交流后,我才能知道他们未来会往哪个方向发展。以我的过往经验来说,永远都有代表时代的新明星出现。

BAZAAR:但市场经常热得快、凉得也快。

张益修:对。在最热的时候,大家通常觉得还会往上走,但艺术品价格是有历史脉络去比较的。比如当某件中国当代作品跟西方价格差不多时,为何不考虑做替换和调整?尤其现在信息发达、市场透明,当下的价格未必是以后的保证,市场还是有规则的,钱也没那么好赚。

BAZAAR:所以有些年轻藏家还是很有勇气的。

张益修:年轻藏家经常能带来不同的思考,艺术和收藏领域一直需要新血与撞击。另外,学术上的价值也很重要。现在M+博物馆在做以亚洲为主轴的展览,我觉得就很有眼光。

BAZAAR:你指展览中挑选的艺术家和作品吧?

张益修:对。你会发现其中什么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而且M+的展览有脉络,对收藏有指导意义。在当代艺术的潮起潮落中,收藏的主观喜爱和最终的历史定位间的取舍与平衡非常重要。

吴冠中《山村春暖》,油彩木板,1976年,估价:1600万-2400万港元

BAZAAR:还是交给时间去证明。

张益修:每个时代的艺术家,往往100个当中最后只能留下5个,永远都是这样。有些藏家过度期待这些年轻艺术家能为他们牟取暴利,收藏时当然会考虑到投资,但我认为到了100万、200万美元,再往上是比较有压力的。

BAZAAR:风险很大。

张益修:不仅风险,就说你到时候还愿意把它挂出来说“这是我的收藏”吗?有时看到一些太年轻的作品,从业者都会觉得它的上升速度太快,甚至没有学术基础。艺术需要时间去印证,藏家的品位往往也会改变,所以我建议慢慢累积是比较好的方式。

「 十年风雨一览

BAZAAR:这次保利香港十周年拍卖将呈现不少西方当代作品,这是今年的主攻方向吗?会更国际化?

张益修:我们征件会根据市场需求定方向。国际艺术品这几年也随着亚洲购买实力的增长逐渐出现在亚洲拍卖行,这代表我们的经济实力到达了一定程度。有这样的基础,我们才能说服藏家拿出作品。

草间弥生 《无线网(BSGK)》,亚克力画布,162×162cm,2015年,估价:1650万-2500万港元

BAZAAR:这十年,你对保利香港的不同发展阶段有何总结?

张益修:当年成立香港办公室,筹备过程相当紧张。那时经常夜里两三点才离开办公室,外面连计程车都没有。那一段确实艰辛,随后才逐渐步入正轨,从古董部门到书画部门。2015年左右,各部门基本成型。我们开始和很多香港客户接触、交往,这是一个新阶段。

2018年前后,各部门更创下了多项纪录,总金额提升很多。到了近两年,疫情之下的改变和调整又是一个新阶段。我觉得拍卖公司的发展也随市场变化在调整,一开始我们没有尚品和手袋部门,也没有拍威士忌和茅台。但如今,这些都是我们开启亚洲市场的重要版块。十年前,中国书画占份额较大,当下面临市场调整,这是必经的过程,未来的发展才能更健康。

这十年中有很多里程碑,就如赵无极的作品《大地无形》。当时大家对市场及赵无极的看法都比较保守,但我们仍创造了新高价,推升了艺术家的市场行情。吴冠中也是,他的《周庄》拍下了非常可观的成绩,是当时的亚洲拍卖纪录。

BAZAAR:十年不易。在接下来的发展策略上,有无新方向?

张益修:这次的征件,我们希望融入西方作品。但中国当代的部分,如张晓刚、周春芽、曾梵志、张恩利、谢南星等,这一系列在亚洲受关注的艺术家我们也下了功夫。我希望作为一家领军亚洲和中国的拍卖行,能在这部分尽点心力,但仍希望以亚洲作为发展轮廓的主轴。

赵无极《大地无形》,油彩画布,200.4×162.3cm,1956-1957年,于保利香港2018年春拍以1.82亿港元成交,刷新艺术家“甲骨文时期”作品拍卖纪录。

吴冠中《周庄》,油彩画布,148×297cm,1997年,于保利香港2016年春拍以2.36亿港元成交,创艺术家世界拍卖纪录。

BAZAAR:文化认同不容忽视,立足亚洲是基础。

张益修:我认为亚洲拍卖行需要有区域性,因为还是要以自身文化为基础去发展、茁壮,不可能把西方文化作为根。现在不少新晋藏家也意识到文化积累和弘扬的重要,所以我很有信心。即便大家会觉得中国当代的价格并非市场最主流,但追溯始末都会回归正题——从学术而言,亚洲艺术的价值需与国际接轨,这是一系列的课题,时间会证明。

BAZAAR:在接轨的过程中,本季你最推荐大家关注的作品是什么?

张益修:我们这次有两件巴斯奎特的作品,很难得,也比较特殊,1981年的作品是他创作的重要开端。尤其是画面上的黑人英雄和三尖皇冠,你可以从这件作品找到很多后期其延续使用的元素。

我们还有一件韦恩·第伯的“蛋糕”,应该是在亚洲上拍的最大一幅。这件作品创作于艺术家转折、突破的阶段。在上世纪60年代左右,蛋糕和甜点已经是他最重要的主题;到了70年代后,他开始创作风景系列;再到90年代,运用了不同的视角和光线、颜色的切换。我们这件确实是一件很完整、特殊的“蛋糕”。

这次拍卖还有草间弥生的一件红色的《无限网(BSGK)》、两件赵无极,也有朱德群等等,都是艺术史上的大师之作,希望回归到藏家对收藏的长远性考量。

韦恩·第伯《礼物蛋糕》,油彩画布,182.9×121.9cm,2010-2011年,估价:6000万-8600万港元

BAZAAR针对当下,给一点收藏建议?

张益修:我觉得不要排斥新潮流,有方向性但也不要固步自封地设限,现在的收藏需要不断调整,品质仍是重要的。你可以尝试把同一时期的艺术家或作品放置亚洲或全球做比较,其价格应在什么水平?当然,一些拥有特殊艺术性或精神性的作品另当别论,但还是要看这位艺术家在艺术史中是否或能否拥有位置。

市场的资金确实在调整,口味也在不断变化。如果你真的很喜欢某一特定类别,当然可以去购买。就我个人而言,我还是建议藏家客观了解所有资料、作品原貌、创作过程后再下手会更好。

即将拍卖

保利香港十周年拍卖会

时间:2022年7月9日-7月14日

地址: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监制齐超

文字整理于明祎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